江蘇天鼎證券與牛共舞股票投資平臺,專業提供股市投資咨詢分析服務。

炒股問答

嘉應制藥股票最高是多少(嘉應制藥股票最新消息評價)

五年鏖戰無果,牛散馮彪“棄戰”嘉應制藥?

作者|于婞

編輯|繆凌云

2021年6月18日,僵持了5年的嘉應制藥迎來了新的實控人,新南方醫療宣布入主。

一度強勢而來,拿下第一大股東之位,最終卻被成功狙擊,深陷泥潭的牛散馮彪,終于可以全身而退了?

6月18日,嘉應制藥發布一則《收購報告書》,稱廣東新南方醫療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新南方醫療”),通過受讓表決權委托和認購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成為公司控股股東。

具體而言,新南方醫療通過定增認購23.05%股份,同時受讓現第一大股東老虎匯資管全部11.27%股份的表決權,合計獲得31.72%表決權比例,坐穩實控人之位。

至此,嘉應制藥長達5年的無實控人狀態結束。

在多年內耗中,公司經營狀況難言樂觀,股價也不斷下挫,如今,這一令投資者鬧心的局面,終于要扭轉了嗎?

嘉應制藥5年爭奪戰

五年鏖戰無果,牛散馮彪“棄戰”嘉應制藥?

故事的起源,要從2013年說起,彼時,主營中醫藥產品的嘉應制藥為了增強實力,對金沙藥業進行了重組。

重組完成后,公司原第一大股東黃小彪持股13.6%,仍為最大單一股東,陳泳洪、黃智勇、黃俊民等人分別持股11.39%、6.7%、5.19%。

值得一提的是,陳、黃等人,均來自金沙藥業,陳泳洪也很快擔任了公司董事長一職。但為了不改變實控人,規避借殼,他們否認了一致行動人的身份,進而導致了上市公司股權極度分散的局面。

在此背景下,2016年末,馮彪旗下老虎匯資管以10.5億元接手了黃小彪的全部股份,新晉第一大股東之位,并拉開了這場股權鏖戰的序幕。

面對半路殺出的馮彪,“金沙幫”眾人并不歡迎。

一方面,無論是從股份還是職位來看,他們實質上已經是嘉應制藥的新主人;

另一方面,馮彪的“手段”多少有些令人不快。

原來,老虎匯資管拿出的10.5億元資金,僅有1.5億元為自有資金,其他還有不超過3億元的股東借款和不超過6.6億元的銀行借款。而且,被深交所問詢時,老虎匯資管稱“擬用上市公司的分紅償還部分銀行貸款本息”,以及“不排除質押嘉應制藥股份的可能”。

借錢收下上市公司股權,再用上市公司分紅還錢,如此直接的空手套白狼想法,陳泳洪等人自然不答應。2017年1月12日,公司發布公告,稱“公司可分配利潤緊缺,暫時沒有現金分紅的能力,老虎匯資管有誤導投資者的情形,請投資者注意”,直接打臉馮彪。

同年4月7日,以原“金沙幫”為首的陳泳洪、黃智勇、黃俊民、林少賢等十位股東宣布結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有公司27.95%股份,穩居控股股東之位。

只不過,正如前文所述,為了不觸碰借殼紅線,2013年重組之時,陳泳洪等人作出了“不存在關聯關系和一致行動人”的承諾,十人抱團的舉措很快受到了深交所的問詢,僅僅一個月之后,結成不久的一致行動人關系便宣布解散。

此后,公司一直處于無實控人狀態。2018年年報披露后,嘉應制藥還曾因無實際控制人而遭深交所發函問詢。

沒有實控人的嘉應制藥,經營上也陷入低谷,2017年,公司營收5.37億元,同比增長14.74%,扣非凈利潤卻從上年的0.55億元,直接變為巨虧2.15億元,2019年,公司再度虧損1.24億元。

與此同時,嘉應制藥股價亦從2016年末的14元/股左右,下跌至2020年中3.92元/股的歷史低點,期間雖有反彈,但只是曇花一現;直至近兩個月,才重新開始一波漲勢。而2016年馮彪與黃小彪的股份轉讓價格,為18.3元/股。

面對跌跌不休的股價,2018年4月28日,馮彪向法院起訴要求凍結老虎匯資管所持嘉應制藥全部股份。

海南椰島成功翻盤

老虎匯資管是東方資本集團旗下的一家投資機構。馮彪為東方資本集團董事長,也是老虎匯資管董事長。

向法院起訴要求凍結股份,換句話說,就是“爺爺起訴了爸爸要求凍結兒子的股權”。如此做法背后有何深意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被凍結,這些股權則暫時逃過了被平倉的風險。

股價的暴跌往往會帶來平倉壓力,而嘉應制藥也不是馮彪面臨的唯一壓力。在要求凍結嘉應制藥股權的同一天,馮彪還向法院起訴要求凍結其旗下另一投資機構——東方君盛所持的海南椰島(600238.SH)股權。

不過,對馮彪來說,海南椰島的故事,要比嘉應制藥“美麗”上不少。

海南椰島原本是一家國有企業,旗下“椰島鹿龜酒”一度是家喻戶曉的明星級產品。然而,隨著保健品市場的持續降溫,公司經營狀況也出現斷崖式下滑,2014年營業收入從2013年的9.1億元暴跌至4.9億元,幾近腰斬;歸屬凈利潤更是從1.3億元暴跌至0.4億元,跌幅70%。

在這一情況下,2015年,公司原控股股東將手中股權轉讓給中央匯金背景的海南建桐。

而嗅覺敏銳的馮彪,早在2014年10月,便通過東方財智平臺,以大宗交易及協議轉讓成為了第一大股東,海南建桐入局后,他旋即連續出手,很快拿下海南椰島合計20.84%股東(后轉讓給東方君盛),坐上了實控人的寶座,馮彪本人也擔任了董事長一職。

從業績來講,馮彪接手的海南椰島比嘉應制藥更加燙手,公司2016至20219年扣非凈利潤,分別虧損0.4億元、1.26億元、2.07億元、2.7億元,股票一度披星戴帽,2018年通過資產處置,才將歸母凈利潤提正,成功保殼。

不過,守得云開見月明,在挺過了數年巨虧之后,通過對產品、營銷渠道的調整,又適逢海南島政策升溫,2020年,海南椰島在實現8億元營收的同時,扣非凈利潤成功轉正,小賺0.16億元。

2021年4月,馮彪還在一次演講中放出豪言,要做強海南椰島,要全新出發重構酒業。

多重因素疊加,海南椰島股價已經來到了32.78元每股的高位,6月15日,上交所還發函詢問公司是否存在“蹭概念”、“蹭熱點”等信息披露違規行為,22日,海南椰島予以了否認。

馮彪的牛散聯盟

五年鏖戰無果,牛散馮彪“棄戰”嘉應制藥?

來源:騰訊云圖庫

無論是嘉應制藥的空手套白狼,還是海南椰島的“國資口奪食”,可以看到馮彪十分精于把握時機和資本運作,實際上,馮彪的背后,還有一群實力強勁的戰友。

馮彪擔任董事長的東方資本集團,旗下有老虎匯、東方財智、東方君盛三家主要平臺,而在這三家平臺的股東名單中,還有著有著曹蕓、張壽清、邢榮興、曹雅群等多位牛散的身影。梳理年報發現,這些名字曾在鋅業股份(000751.SZ)、ST運盛(600767.SH)、恒天海龍(000677.SZ)、祥龍電業(600769.SH)、岳陽興長(000819.SZ)、寧波富邦(600768.SH)等近五十家上市公司十大股東名單中出現。

根據公開資料梳理統計,自2012年開始,以馮彪為首的牛散聯盟,接連向包括嘉應制藥、海南椰島、金城股份(000820.SZ,現“*ST節能”)、零七股份(000007.SZ,現“*ST節能全新”)至少四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權發起攻勢。

其中,2012年,馮彪通過旗下東方君盛,合力曹雅群等人出資買下了破產重整的金城股份,而后將之作為一個“殼”轉賣給了神霧集團,賺得盆滿缽滿;但在零七股份上,卻著了“墨魚王”練衛飛的道,慘入深坑。

如今,生于1971的馮彪已到知命之年,嘉應制藥的投資逐漸解套,并似乎在海南椰島完成了從牛散向上市公司董事長身份的轉變,你如何看待嘉應制藥的股權爭奪?又是否看到海南椰島的未來發展?歡迎評論區留言討論。

投顧人員:
陳建平  投顧編號:A1150615030001
袁紅軍  投顧編號:A1150619060003
孫 騰  投顧編號:A1150615100001
舒曉飛  投顧編號:A1150613120001
免責聲明:以上信息、數據來源市場公開消息,僅供參考! 內容僅做數據展示,不構成投資意見,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本文地址:http://www.rwpbsd.com/62343.html

合作伙伴:炒股軟件??天鼎證券?股票交易軟件app??免費診股票??選股軟件?

Copyright @ 2020 www.rwpbsd.com 江蘇天鼎證券投資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09015858號-18 站點地圖
免責聲明:網站部分內容轉自網絡,如有疑問請聯系我們;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女人与公狼做交十配视频_欧美成人精品视频在线观看_激情按摩系列片aaaa